<track id="DLXUXBr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DLXUXBr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DLXUXBr"></track>

        1. 欢迎来到自拍视频网!

          自拍视频

         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
          自拍视频
          当前位置:

          快播庭审辩护人吊打公诉人,为什么还是这样的审判结果?

          来源:水菜丽 时间:04-27 11:27:18浏览2742次

          题主的问题蕴含着一个非常有道理的日常经验:能够驳倒对方观点、贯彻自己观点的人,一般是准确的。这个直觉的产物就是英美法系的抗衡式诉讼模式。目前人类社会有两种很风行的诉讼模式,其共同目标都是为了厘清争议焦点,查明案件事实,从而准确实用法律。这两种诉讼模式其实仅仅是方式的不同,而非价值观上存在重大的差别。林钰雄将大陆法系的法官依职权调查证据、事实的诉讼模式,比方为“研究争辩”。以为庭审是法官主持审讯,对案件进行研究的进程。控辩双方也要争辩,但基础上充足发表看法即可,因为事实认定和法律实用的最终义务人是法官,法官要在判决书中对他为什么这样认定供给理由。英美法系以为,发明真实的最有效手腕,是让两个各怀鬼胎的控辩双方,保持两个相互对峙的事实,发掘有利于自己的证据,用证据去贯彻自己的主意,驳倒对方的观点。这就相似于争辩赛了,林钰雄称之为诉讼比赛。两种方法各有优毛病。大陆法系的一个利益就是,即使控方、辩方嘴比拟笨,但只要证据充足的,也不用担忧会输,因为负义务的法官会自己去清算一次证据,而且法官没有必需在庭受骗场回应的压力,可以事后慢慢想双方的观点,再决议他毕竟要采信哪一方。这样得出的结论,更加公正。当然问题在于,我们是否有这样一个公平的事实认定者的存在?大陆法系对此的解决措施是,法官有任务写出书面判决,公开心证进程。英美法系抗衡制诉讼的核心是,裁判者坚持被动,控辩双方的力气均衡。这解决了公平的事实认定者难题,但也带来了其他问题。既然最好的裁判者应该是法庭上的盆栽,那么陪审团即使心中对证据有疑问,通常也不能发问,同时,陪审团不用给出自己认定事实的理由。所以,与大陆法系相比,英美法系的事实认定进程是一个黑洞 。至于控方,他的位置相似于一个民事诉讼原告人,他即使持有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,原则上也不是必需在庭审上提出。这在大陆法系是不可想象的,大陆法系均明白规定了控方的全面收集证据并出示证据的任务。我们的经验直觉非常主要,但是也常常自相抵触。因为我们还有常常有另一种经验,:有时候我们看到有人被吊打,你不会直接就以为这个人就是不占理,而是恨铁不成钢嘛。所以,断定法官在这个案件中的判决是否准确,不能仅仅依据庭审中的表示,你还是得花时光看看判决书。最后一段话,送给这个只能匿名的提问者:你的问题值得认真看待而不应被斥为荒诞。直觉有它应有的位置。不要仅仅由于一时还找不到更强有力的论点为自己的确信辩解,就废弃自己的深入确信。 ——理查德.A.波斯纳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弥补一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有些人是观点不同。有些人就不一样了,感到是种类不同,比如下面这几位。恰好,最近我也看了一部美剧——《罪夜之奔》。里面有一个情节,检察官发明她手上的一个证人(证实被告人杀人的)可能隐瞒了一些事情,之后她非常自然地把这个证人从出庭名单中划掉了,避免形成有利于被告人的破绽。不过辩方也发明了这一点,并证明该证人所隐瞒的那个人,可能是真正的杀人凶手。这就是抗衡制诉讼的基础预设前提——各怀鬼胎的抗衡双方,努力寻求诉讼的成功,反而最终会给予一个比拟公平的成果。所以我一直不同意刑事诉讼照搬抗衡制,检察机关居然可以隐瞒可能的无罪证据,这超乎想象嘛。当然,以为法庭居然是公平的事实调查者,也是超乎想象的。看来,被两大诉讼模式统治的人类社会,恐怕不合适你们了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请输入搜索内容

          最新标签

          NEWSTAGS